今天是: 職工投稿: [email protected]

湖北工會網

當前位置: 首頁»荊楚先模»荊楚工匠»正文

武漢鐵路局荊門橋工段 信恒均

2018-11-28 16:28:21 |  湖北日報 |  點擊量:

      圖為:11月26日,信恒均檢修鐵路設備。

11月21日,夜里11點半,宜昌東站背后的機修車間里,“叮叮咣咣”的敲打聲再次響起。

白熾燈下,46歲的信恒均瞇著雙眼,盯著一個零件凸起的部分,仔細敲擊打磨。

“信工長,又來加班啊。”“不是加班,在家閑著也沒事,就過來搗鼓搗鼓。”

白天,他看見工人修剪鐵路線兩邊的樹枝很辛苦,就琢磨著能不能制作個機器,幫大伙兒省點力。

“愛操心”的勁頭一上來,信恒均又要干個通宵了。23年來,他一向如此。

“問題沒有解決好,不輕言放棄”

在武漢鐵路局荊門橋工段宜昌東線路車間,機械化維修工區副工長信恒均被稱為“土專家”。

大伙開玩笑說,信工長搞發明,是在幫大家“偷懶”,特別是“運砟神器”,省了大力氣。

這是一個4個車輪、5塊鐵板組成的微型敞口廂體,寬度與鐵軌契合,前后左右及底部鐵板可以活動。挖掘機把道砟裝入廂體,推到換填地點,打開鐵板,道砟便會自動填滿路基。

以往,鐵路換填路基,一次作業3個小時,靠100個人手工搬運,500筐石頭只能填鋪25米長的鋼軌軌底,但用信恒均發明的“運砟神器”,只需30人就可輕松填鋪60米。工人都說,“他一動腦筋,我們就省力了”。

在信恒均的工作間里,像這樣的“土發明”,還有好幾十種。

測量道岔3條軌道的心軌降低值,以往使用的工具要手動操作3個標尺,讀數慢、精度低。信恒均將兩端的標尺固定,中間的標尺加裝電子表頭,不僅測得更快,還測得更準。

軌道螺帽風吹日曬,外側棱角日漸磨平,專用扳手夾不緊,拆卸困難。信恒均用自行車鏈條加鋼管制成新式扳手,用鏈條將螺帽緊緊勒住,便可輕松卸下。

在這些“土發明”里,信恒均最得意的是道岔翼軌打磨機。傳統的打磨機,只能打磨鋼軌表面,無法觸及側面,若購進專用的翼軌打磨機,一臺就需要12萬元。信恒均反復琢磨,將普通砂輪片改造成特殊形狀,加裝在傳統打磨機上,可調整方向和角度,180度打磨毫不費力,成本還不到5000元。

據統計,23年來,信恒均改造鐵路養護機械設備46件,11項成果被推廣應用,為鐵路養護節約200多萬元成本、5000多個工時。

“我不算聰明,只是喜歡琢磨,問題沒有解決好不會輕言放棄。”信恒均坦言,鐵路養護是個復雜系統,兩根鋼軌下大有文章可做。列車開行得越久,需要改進的問題也就越多,“但我相信,辦法總比問題多”。

“手、腦、心并用,才是工匠”

其實,23年來,搞發明只是信恒均的“業余愛好”,維修機械設備才是他的主業。

信恒均所在的工段擔任漢宜、宜萬線259公里正線、108條股道、266組道岔的維修保養任務,擁有各種類型沖擊鎬60臺、螺絲松緊機30臺、內燃搗鼓機8臺、發電機25臺等。

為了讓這些機械設備保持正常運轉,信恒均沒休過一次年假,日均維修機器10余臺次,春運高峰每天要修理60余臺次。

常年與機械、機油、油漆打交道,每天把幾十公斤重的“鐵疙瘩”搬來挪去,信恒均的手掌布滿老繭,細小的傷口一層疊一層。面對這些難以完全愈合的小傷口,信恒均笑稱自己皮膚很好,傷口洗一下、擦一下就沒事了。

“鐵路日夜川流不息,隨時可能出問題,必須24小時待命。機械設備是大伙兒的武器,出了問題就得盡快修好。”信恒均說,鐵路養護不能干擾火車正常開行,只能在“天窗時段”爭分奪秒地進行。因此,改造機械設備,提升作業效率,是他搞發明的動力。

“信恒均搞發明,是在給大伙兒搶時間。”荊門橋工段工會主席張啟云表示,鐵路線上,愛崗敬業的維修工為數不少,信恒均之所以出類拔萃,關鍵在于他比別人多走了一步,多想了一層,“態度決定了高度”。

在信恒均的工作筆記上,記者看到這樣一段感言:“用心做事,那是工人;用手和腦做事,那是工程師;只有手、腦、心并用,那才是工匠。”(湖北日報記者鄧偉 通訊員曹新宇

新时时彩三星走势图